4月28日,美國總統奧巴馬抵達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開始對菲律賓進行為期兩天的國事訪問。圖為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右)當日下午在總統府與奧巴馬會晤。中新社發 malacanang 攝
  中新網4月30日電 綜合報道,美國總統奧巴馬的亞洲行業已結束,在這趟意圖重新強調“亞太平衡戰略”、“安撫”盟友的行程中,到訪國卻並未給奧巴馬足夠滿意的回應。在外界輿論看來,儘管奧巴馬希望拉近與亞太盟友的合作關係,但想要真的“重返亞太”仍阻力重重。此外,巴以和談的中斷,烏克蘭東部局勢的混亂,更讓外界質疑美國的外交政策太過軟弱,逐漸失去地區控制力和影響力。
  “重返亞太”路漫漫
  奧巴馬在本次亞太行的首站日本,儘管獲得首相安倍晉三的殷勤款待,卻並不能讓兩國的互信加深。這一情況在其他國家也有反應。日本《朝日新聞》就認為,在過去的一年中,日本對美的信任可謂“傷痕纍纍”。“對美國信任的降低使日本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之中——若釣魚島真的發生緊急事態,美國是否會與同盟國共同採取行動。”
  而日本共同社也刊文稱“日美首腦會談錶面和氣,實際在暗中較勁”,在對待中國的態度上雙方也存在明顯“溫差”,強化同盟的道路將充滿坎坷。
  共同社還以“奧巴馬訪日追求實利,安倍盲目樂觀致失算”為題,援引日本外務省的相關人士的話說:“奧巴馬的提議聽上去像是要求日本與中國通過對話解決問題,這抵消了適用安保條約發言的效果。”
  此外,奧巴馬28日抵達菲律賓後表示,美菲新簽署的《加強防務合作協議》是為創建菲國參與訓練與協調能力,而不是要反制或遏制中國。新加坡《聯合早報》對此評論稱,奧巴馬沒直接承諾在南海與中國發生衝突時美國將援助菲律賓,可能令菲律賓當局大失所望。
  奧巴馬“亞洲行”雖然從地理上規避了中國,但整個行程一刻也未離開過中國的話題。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專欄文章指出,奧巴馬在訪問亞洲期間花費了很大力氣向中國暗示,他此行旨在向美國盟友保證提供支持,但絕不是在針對中國。
  文章稱,美國外交政策面臨的核心困局就是,如何找到一種重返亞洲的方式,這種方式既不會破壞美國的信譽度,又不會影響其與中國的重要關係。然而法新社認為,奧巴馬向其亞洲盟友保證,華盛頓對他們的防衛支持是“堅如磐石”的;現狀卻是奧巴馬不願意再陷入“傳統戰爭”。
  失之東隅,卻未收之桑榆
  《紐約時報》稱,由於美國政府停擺而從去年10月推遲到現在的亞洲之行,也因兩件事情蒙上了陰影:一是與俄羅斯之間的對峙,二是以巴和平談判的暫停。
  在訪問亞洲四國的同時,奧巴馬沒忘記可能一觸即發的烏克蘭局勢,更沒忘記抓住每個機會隔空向俄羅斯喊話。在多國的首腦會談後,奧巴馬都提及聯合盟友對俄羅斯採取新製裁,這不禁令外界發現,烏克蘭危機、中東動蕩已經令奧巴馬難以專註亞洲,也令亞洲行顯得虎頭蛇尾,黯然失色。
  就在奧巴馬離開日本當天,他不僅沒拿到期待的日美TPP協議,巴以和談的中斷更令美國外交戰略雪上加霜。《紐約時報》以“奧巴馬外交努力接連遭遇挫折”為題,形容“奧巴馬總統在他最重視的兩個外交政策計划上遭到挫敗:他未能推動為其轉向亞洲戰略提供支持的貿易協議,中東的和平進程也經歷了一個可能無法輓回的重創”。
  《紐約時報》說,這兩個挫折出現的地方在地理和歷史方面存在巨大差異,但卻說明瞭奧巴馬在把自己的理念和抱負化為持續性政策的過程中所遭遇的共同挑戰。
  同時,朝鮮半島局勢也因奧巴馬的訪韓行程發生波折。28日,朝鮮在半島西部海域進行實彈射擊演練,韓聯社認為,朝鮮在發表國防委員會發言人名義的聲明中,對韓美首腦會談成果進行批評,隨即進行了海上射擊演練,因此演練有可能是朝鮮進行的一次武力示威。
  在奧巴馬的整個亞太行程中,烏克蘭問題產生的影響也揮之不去。美聯社說,奧巴馬無法避開東烏克蘭的親俄獨立問題,這一危機使他為期8天的亞洲之行籠罩陰影。
  白宮28日宣佈對俄羅斯實施新的製裁,製裁涉及一些個人以及17家公司,其中包括四家銀行。對這一製裁,俄羅斯的反應則是“藐視”。被美國製裁的俄羅斯副總理羅戈津甚至諷刺說,由於美國對俄羅斯的製裁會影響航天合作,他建議美國以後“用蹦床將宇航員送往國際空間站”。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也發表題為《華盛頓最大的戰略錯誤》的文章,稱美國在外交政策上正在鑄成大錯:同時跟兩個大國對抗。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內,華盛頓與莫斯科和北京的雙邊關係摩擦嚴重,已到了警戒程度。這是個令人不安的發展,除非奧巴馬政府趕緊採取糾正措施並制定更多的連貫優先項,否則這一發展將給華盛頓帶來嚴重的地緣政治難題。
  奧巴馬的辯解
  奧巴馬的亞洲行訪問,未能阻止國內對其外交政策軟弱的批評。法新社形容,這一為了鞏固美國亞洲政策的行程被批評所籠罩,而奧巴馬正因其外交政策由“資產”變成“負擔”感到惱火。
  28日與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共同出席記者會時,奧巴馬用了7分多鐘為外交政策辯護,他甚至直言,批評他的人顯然沒有從伊拉克戰爭中吸取教訓。
  法新社稱,奧巴馬對“外交泥潭”的戒心是一個持久的政治主題。在2008年,他就曾利用公眾對伊拉克戰爭的沮喪贏得白宮。他認為,狂妄自大會使美國陷入麻煩,而避免像伊拉克戰爭和越南戰爭這樣的“錯誤”是最重要的。
  新加坡《聯合早報》的報道稱,奧巴馬發表講話時顯得有點氣急敗壞。他質問:“在我們經歷了十年的戰爭,我們的部隊與預算都付出了慘痛代價之後,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支持動武?這些批評者到底認為這樣能夠達到什麼目的?”
  根據共和黨的描繪,奧巴馬在面對敘利亞等危機時軟弱無力。儘管他斷然否認了這種說法,但在一種更為微妙的批評面前,他卻似乎顯出了掙扎。這一批評就是,除了一兩次大力出擊的嘗試之外,比如與伊朗進行核談判,他的外交政策已淪為小打小鬧。
  不過,奧巴馬的解釋尚難打消外界的疑慮。“奧巴馬能否以此次訪問亞洲四國為契機,實現真正的‘重返亞洲’戰略呢?”日本《朝日新聞》發問。這不僅是美國的盟友關心的問題,也是其他國家正拭目以待的。(完)  (原標題:外媒:美“重返亞太”阻力大 奧巴馬辯解難消疑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s37jshemr 的頭像
js37jshemr

目的地

js37jshem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