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長春一名普通工人拍“兩橫三縱”他拍了3年
  57歲張衛不間斷地拍攝了兩萬張照片,用相機記錄了長春快速路的成長史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張衛在長春市寬平大路與開運街交會處附近的某高層上拍攝快速路 本報記者 白石 攝
  1
  2
  3
  4
  5
  6
  更多圖片請關註吉友微視界微信公眾平臺
  “2014·圖閱吉林”(第58期)
  A08版
    長春市寬平大路附近一棟20多層居民樓的樓頂,張衛冒著凜冽寒風,端著相機,焦點對準樓下的“兩橫三縱”快速路,按動著快門。不大一會兒,雙手凍得紅紅的,他偶爾將雙手交替伸進大衣兜里焐一會兒,看著自己剛剛拍下的照片,滿意地笑了……
    57歲的張衛是一汽解放汽車有限公司卡車廠的一名普通工人,從小酷愛攝影。從2012年至今,他利用3年時間,拍攝了兩萬張照片,記錄了“兩橫三縱”快速路的成長史。
  拍攝的危險
    兩萬張照片,存在電腦232個文件夾里,張衛視如至寶。“對於長春來說,‘兩橫三縱’快速路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作為一名攝影愛好者,我有義務把它的成長史用鏡頭記錄下來,以此詮釋這座城市的成長變化。”張衛說。
    他住在南湖廣場附近,2012年開春,“兩橫三縱”快速路開工,他上下班時總能看到工人們忙碌的場景。這時,他就有了用相機記錄的想法。於是,他每天步行上下班,起初拍攝寬平大路、南湖廣場附近的快速路建設,時間長了,他的拍攝範圍逐漸擴大,延伸到前進大街、衛星路和皓月大路等路段。
    付出了多少努力就不用說了,他甚至遇到過生命危險。
    那是去年的一天,他起早來到前進廣場,爬到五六層樓高的高架橋上。突然看到另外一座橋的位置更適合拍攝,但兩座橋之間僅有鐵架子連接,於是他鋌而走險,順著鐵架子爬了過去,“一隻腳突然踩空,整個人差一點兒從橋上摔下來,膝蓋全都磕青了,現在想一想,還挺後怕的!”
    這次危險的經歷,他至今還瞞著妻子。
  工人的感謝
    “太感謝你了,沒想到你真把照片洗出來了!”工人們拿著張衛的照片,高興得不得了。
    張衛喜歡拍攝工人們日常生活的照片。2012年7月的一個清晨,他來到快速路工地,發現很多工人光著膀子聚在一起聊天,他就湊了過去。“工人們說,在兩座橋之間有一個僅能一人通過的空隙,裡面溫度很高,經常是五六十度,但是得天天清理雜物。一般情況下,一個人也就能在裡面待上三四分鐘,所以大家光著膀子,準備一個接一個地工作。”張衛被工人們的辛苦感動了,於是就想拍幾張他們的合影。
    工人說,想要幾張照片留個紀念,張衛答應了。他拍完後,加班加點兒彩噴出來10多張照片,送到了工人的手裡。
    “這些工人真的很辛苦,如果沒有他們的艱苦付出,哪有現在暢通無阻的快速路呢!”張衛說。
  妻子的理解
    “你拍那些東西有啥用?跟你啥關係,多危險啊!”“你要是不早點兒回來,就別吃飯了!”這是妻子經常對張衛說的氣話。
    其實他挺理解妻子的無奈,拍攝正在建設的快速路,危險不說,他還搭進去不少休息時間,“也不在家陪家人,老婆還害怕我把身體搞壞了,所以才說這麼多的氣話!”但今年張衛整理照片時,妻子慢慢地被照片上快速路的景色吸引,“她看了照片後說,這些照片是挺好看的,快速路從無到有,很有紀念意義!她真的慢慢理解了我!”
    “現在我有時拍照片帶上她,她幫我扛三腳架。”張衛樂呵呵地說。目前,“兩橫三縱”快速路已完工通車,張衛的想法是做一個完美的收官,拍一些通車後城市變化的大場面以及給市民出行帶來的方便。同時,他也希望能辦一個個人攝影展,向市民展示“兩橫三縱”快速路的成長歷史。
  本報記者 陸續
  1.2013年10月12日,寬平大橋工地,未修完的路面好像一條“釘子道”
  2.2013年10月2日,汽貿城施工路段,當時氣溫在0℃左右,一些工人用鐵桶生火取暖
  3.2013年11月15日,前進廣場工地,工人正在整理鋼筋鋼管
  4.2012年7月9日,寬平大路一處特殊施工現場,裡面溫度在50℃以上,工人們輪流作業
  5.2013年10月2日,寬平大橋工地,女工們在穿鋼筋
  6.2013年10月4日,衛星廣場路段,工人進行焊接工作
    本組圖片 吉友 張衛 攝
  (原標題:拍“兩橫三縱”他拍了3年)
創作者介紹

目的地

js37jshe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